pv magazine 组件测试—— 第一批检测结果出炉!

Share

在初步试验阶段,我们对数据进行了分析,并解决了一些技术缺陷。之后开始收集监控数据,并将其记录在正式的测试日志中。六月刊登的文章中(光伏杂志06/2018,第100页)已经详细描述了为达到尽可能高的精确性而设计的具体方法,此次我们又额外采取了一些步骤来进一步夯实我们的数据。

例如,测试中采用的电表出厂时已经过计量校准,但我们仍然从中能抽取了若干样品送往独立的计量机构,以复核出厂的校准的精确性。结果令人满意。我们还使用便携式I-V测试仪获得了现场测试样品的实时I-V特性曲线以测量其最大功率表(P MAX)。将I-V测试仪结果与电表读数进行比较,发现其差异在设备容差以内。对于双面组件,我们于覆盖其背表面的情况下,使用电表和I-V测试仪,对其P MAX进行了几次测量,并将其与正常、双面运行时的数值进行比较,以确保我们的双面发电量增益数据与之相符。气象测量站数据(辐照度和环境温度)及软件设置也进行了一致性的检测并进行了调整(见下图)。

上图中的数据缺口是由停电造成的。这些天数的数据点已经从发电量数据中被移除。请注意,温度值是对应白天的平均环境温度。辐照度值对应落在测试场阵列平面上的总日辐照度。目前,气象数据纯粹仅做参考信息之用。在后续阶段,随着更多产品的引入以及数据日积月累,气象站数据将会助力计算其他性能参数,并在组件性能的特性测试结果的基础上,为研究组件性能的理论建模提供帮助。

等效利用率数据

下面两张表格分别是6月和7月份的等效利用率数据, 以及其于6月和7月份期间的平均值。请注意,我们还另外安装了两块组件,称为样品A和样品B,为我们从市场上随机购得,以便我们能够将供应商样品的结果与从市场上采购来的一般组件作基准比较。

6月和7月份的等效利用率数据

6月和7月份的平均值

每个组件均显示了6月和7月的排名。请注意,前六名和最后一名保持不变,但在较低排名中有一些变化。然而由于差异太小,故无法得出结论。我们必须在更长的时间段内观察数据,才能提取出对这些波动的更有意义的分析。

等效利用率以Wh/Wp为单位(注:类似并借鉴于传统能源领域的装机量等效利用小时数),计算方式是将组件在一段时间内的发电量除以标准测试条件(STC)下测得的最大功率PMAX。如六月份的文章中所详细解释的,这一PMAX是稳定过程之后的最大STC功率,并且低于组件的额定功率。这种稳定的PMAX大致相当于组件在野外曝光几周后及在光诱导降解效应停止发展之后的功率。

结论

下面的结果是根据组件类型来分组的,因为这有助于比较相似的产品。我们得到了几个又去的观察结果。不出意料,冠军是来自中来光伏(Jolywood)和新日光能源(Neo Solar Power)的两款双面产品。这些组件的等效利用率比所有单面组件的平均等效利用率高出约5%。双面产品的发电增益效果取决于许多参数:双面因子、安装地的地形、地面反照率、以及日照角度和散射辐射度。本案中的地面是一种模拟草皮的人工材料。草地的反照率值通常在15%左右。尽管5%的增益看起来很低,但它还可能与其他参数有十分复杂的相关性,因而我们目前无法得出安全的结论,必须再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来自西安隆基公司的两个单晶PERC单面样品,其等效利用率排名第二高。我们现在期待着能尽快安装隆基的双面组件并测量其性能。

再次观察不同类型的技术,另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是PERC绝对属于单面技术中的翘楚。左上方的图表显示了按不同技术类型分组的相关能源产量。单晶和多晶产品不出意外地显示出相似的性能。

我们非常高兴能够发布从西安的户外测试场地获得的第一批发电数据。伴随着更多样本的安装、更多数据点的采集以及我们分析的深入,我们希望能够显现出更多、更具相关性的结论。

本文作者:George Touloupas

关于作者

George Touloupas是太阳能和储能技术咨询、质量保证、供应链管理和工程服务机构——清洁能源协会 (www.cleanenergyassociates.com,CEA)的技术和质量总监,具体领导开发CEA的内部质量标准、研究新型生产技术、开发新型服务等相关项目。George具有丰富的光伏制造和下游行业经验背景。在加入CEA之前,他是约旦Philadelphia Solar公司的首席运营和技术员,并曾在Recom公司担任过技术和运营总监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