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壁垒竖立与市场分散化趋势下的供给布局

Share

经历剧烈的政策冲击,光伏市场规模仍在2018年成长到101GW,且成长动能还会延续,2019年全球需求可望站上110GW的新高,需求增强的同时也有分散化的现象,GW级市场将从2016年的6个成长到2019年的16个,前五大市场的总市占率则将由81.4%下降至约65%。

相对于市场的分散化,供应端则持续往亚洲集中。根据EnergyTrend的产能数据库,全球电池、组件产能分别有69%、64%设置于中国,更分别有高达92%、85%的产能位于印度以外的亚洲地区。进一步分析2019年主要市场的供需状况,中国大陆、东南亚、台湾地区、韩国均属供过于求的地区,而美国、印度、欧洲等地则必须从这些地区进口产品以满足市场需求。

贸易壁垒下的竞争分析

光伏市场的国际贸易关系自2012年起即持续受到贸易壁垒影响,2018年更接连发生美国201、印度防卫性关税、欧洲MIP结束、美国301等剧烈变动,使市况混沌不明。

由于终端市场仍然存在,供应端如何配合就成了问题。根据各国市场的状况来看,供应端的产品流向有两大型式:

  1. 直接出口

澳大利亚、日本、东南亚等没有贸易壁垒的市场,各地产品进出口不受任何限制。此类市场的组件采购商首重组件的性价比、品牌与保固、发电质量等面向,中国的一线大品牌在这些面向最具优势。

  1. 加税后出口

印度在2018年7月26日启动防卫性关税,然而观察中国对印度的出口状况,可见印度拉货需求虽在8-10月因政策反复而陷入低点,但11月之后的进口量明显回温。印度市场仍有需求缺口,且中国多晶组件加税后价格仍可控制在 US$0.29/W 以下,使印度的防卫性关税保护程度不足,仅有来自越南、泰国的免税组件有机会与税后的中国组件竞争。

另一案例是美国。美国目前有约2.5GW电池与6.6GW的组件产能,对于2019年12.5GW的市场仍分别有10GW与5.9GW的需求缺口。土耳其、印度等国地产品虽完全免税,但其产能有限,产品性价比亦不如主要的亚洲供货商,因此美国必定会从亚洲进口产品。在每年2.5GW的电池免税额度用完后,就需进口课税产品。以台湾地区、中国大陆、东南亚的电池与组件价格来分析,最具优势的是东南亚电池加上美国组件封装,即图三的蓝线所示。其次是直接由东南亚进口组件。

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目前仍受中美双反税覆盖,综合税率高于其他产地。台湾地区业者现行综合税率为26.33 – 49.5%,中国产能的综合税率则为62.24–286.59%,但台湾地区产品的价格较高,因此双方最低税率的税后价格在伯仲之间。不过,因台湾地区对美外销以电池片为主,而中国大多是由垂直一体化厂家直接出口组件,所以主要是分别在电池与组件环节与东南亚产能竞争。

除前述两大形式外,贸易壁垒亦会造成供应递补与排挤两种现象。举例来说,印度的防卫性关税阻挡了马来西亚产能,若因此发生供给空缺,则可能由邻近而无关税的越南、泰国产能递补,或者由税后价格仍划算的中国产能递补。而供应排挤最明显的现象发生在欧洲。中国产品的价格在531新政后持续崩盘,且欧洲的MIP于2018年9月3日结束,使中国产品拥有极强的价格竞争力,市占率从2018年10月起就超过了五成,对台湾地区、韩国、东南亚等地造成了明显的排挤效应。

中国产能主宰市场,东南亚供货弹性最高

各产地所受限制不同,加上各地生产成本与产品市价有落差,在供应链于2H18起剧烈降价的情况下,各国贸易壁垒的实质门坎强度不一,全球产品流向亦十分混乱。整体来看,中国产能以其产品性价比与供货能力而主宰全球市场;台湾地区以电池片外销为主,且生产成本偏高,价格竞争力较弱,外销空间受到很大的挑战。相较之下,东南亚产能具有生产成本低、供货能力稳定、出口空间较大等优势。即使在贸易壁垒存在的地区,东南亚产能仍可依据市况变化来调配,供货弹性最高。

本文原刊登于集邦新能源网EnergyTrend,请见:

https://www.energytrend.cn/research/20190403-67059.html

 

 

The view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 are the author’s own,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ose held by pv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