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的可再生能源让6,390亿美元的新煤电投资面临风险

Share

尽管有关新太阳能项目的报道层出不穷,但全球管网中仍有数百吉瓦的煤电产能。环顾全世界,众多能源公司和各国政府现正在规划的燃煤发电产能规模达到499吉瓦,其中包括已经宣布并获得批准的项目,以及正在建设中的发电厂。

根据“碳追踪计划”的最新报告,价格日益变得便宜的可再生能源正超越燃煤电厂的发展步伐。这家独立金融智库提出,如果这些项目真正建成,可能会造成6380亿美元的新煤电资产投资损失——因为这些项目将难以在成本上与可再生能源相竞争。

他们将可再生资产的平准化能源成本(LCOE)与燃煤机组的长期边际成本(LRMC)进行比较后,得出了这个严峻的结论。LRMC包括火力发电厂的运营成本,其中包括燃料、运输、安装和购置成本,以及运维服务成本。

拐点

要理解煤电的相对竞争力,有两个经济拐点是至关重要的:

1. 当可再生能源比煤电新投资所发电力便宜时

2. 当可再生能源比使用现有煤电资产发电更便宜时

这个团队使用了一种专有的技术经济模拟模型GCPEM,它可跟踪约95%的运营中、建设中、已公布或取得预先许可的燃煤发电设施。数字显示,全球所有主要市场都已经出现了第一个拐点。到2030年,所有主要市场都将出现第二个拐点。

2018年,“碳追踪计划”发布了《降低燃煤发电量:应对燃煤发电最近几年的经济和金融风险》。作者追溯了有关LCOE和可再生能源成本的数据,并得出结论说:到2025年,无论从绝对或是相对角度,燃煤发电都将变得不再经济。而今这个智库表示曾经的假设太过保守,能源市场现已达到了这个拐点。

第二个拐点,即可再生能源的LCOE超越煤电的LRMC的年份,代表了现有煤电资产不再具备经济上的合理性之时。这家机构的数据显示,全球燃煤发电行业中已有六成资产达到了这个拐点,这一趋势在欧盟最为明显。

相对较高的碳价格以及多年以来对可再生资产的大量投资,二者共同促进了欧洲的可再生能源经济发展。但美国、中国和印度凭借其出色的可再生能源资源、较低的资本成本和低成本的政策制定流程而紧随欧洲。

到2030年,欧洲90%以上的煤电产能运营成本将高于新装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成本。中国将以70%的发电设施丧失经济性而在这一指标中位居第二。紧随其后是澳大利亚、印度和美国,均约为50%。与此同时,日本和亚太地区将只剩下不到10%的煤电资产相对于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具有竞争优势。

市场设计

这些不同发展的原因均可从市场设计中找到。“我们通过两种方式对电力市场进行大体分类:放松管制和施加管制,”该智库这样表述,“放松管制的市场受制于竞争性的批发电力市场,在这一市场中,发电活动与价值链的其余部分完全分割开。而施加管制的市场则不受制于竞争性的批发电力市场。在这类市场中,发电活动被垂直整合的公用事业公司所拥有,并融入了价值链的其余部分。”

由于划分为不同的市场类型,这个研究团队发现,在放松管制的市场中,煤电的经济性直接受到可再生能源价格发展的影响。欧盟的情况正是这样,煤电经济将最先被淘汰。而在诸如美国等半监管市场中,企业逐利的动机将导致高昂的煤电成本被转嫁给被绑架的消费者群体。

最后还有半监管和监管市场,比如亚太地区的燃煤发电得到大量补贴或与棘手的政治问题有关。反过来,这可以使煤电的价格低于其自身的生产成本。在这样的环境下,风能和太阳能将难以取胜。

分析人士指出,展望未来,在目前正有205吉瓦新增煤电资产处于建设或开发之中的中国,政策制定者可以通过建立更透明的价格结构和能源计划制度来帮助国民经济。该国筹划中的煤电项目投资为1580亿美元,但“碳追踪计划”估计,其现有项目中有70%目前都处于亏损状态。

“碳追踪计划”认为,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逐步淘汰煤电的坚定立场,以昭示出明确的前进方向。作者写道:“我们已经看到了煤点产业的第一个拐点,但只要政府继续补贴煤电资产,投资者就将继续将其资金押注在化石燃料上。”

来源:www.pv-magaz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