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追溯性削减FIT补贴远未被普遍接受

Share

在行业代表与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接受追溯性削减已商定的上网电价后,乌克兰似乎加入了“太阳能兴衰俱乐部”的行列。

然而,这项协议非但不是各方都能够接受的妥协方案,反而被乌克兰太阳能行业的一些成员国比作金融恐怖主义。

继基辅当局与国内行业组织欧洲-乌克兰能源机构(European-Ukrainian Energy Agency)和乌克兰风能机构(Ukrainian Wind Energy Agency)之间达成解决办法之后,又与议会共同提交了第3658号法律草案《关于修订乌克兰改善对替代能源发电的支持的某些法律》(On the Amendments to Certain Laws of Ukraine on the Improvement of Support for the Production of Electricity from Alternative Energy Sources)。

到目前为止的故事

这项拟议立法似乎给政府与可再生能源行业参与者之间的长期谈判划上了一条分界线。行业参与者们争先利用当局推出的0.1502欧元/千瓦时的优惠上网电价,并借此在2018年和2019年为乌克兰积累了超过一吉瓦的太阳能产能。

政府去年宣布,FIT计划成本呈螺旋式上涨将导致该计划被拍卖采购制度取代,这招致了开发商的批判。在去年4月份的国家太阳能光伏展览会CIsolar上,电网运营商SE NPC Ukrenergo的主管Vsevolod Kovalchuk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指出未来的问题。Kovalchuk猛烈抨击政府在监管并通过实现太阳能潜能来保护电网的未来方面做得不够。

10月份,冲突加剧。在基辅举行的可持续能源论坛(Sustainable Energy Forum)展会现场,有传言称政府已经提出了可怕的追溯性FIT削减计划。当时,业界代表打消了这一猜测,认为这充其量只是当局的一次权力博弈。

削减

“毫无疑问,我们能源行业最近的变化很大。”设计、采购和施工(EPC)服务提供商ETL集团首席执行官Denys Kosoi告诉《光伏》杂志。“首先,主要变化始于去年新能源市场的开放和可再生能源项目成果的拍卖。他们(政府)应该提供配额,且应该在去年年底前进行首次试点拍卖。但他们没有。”

今年3月,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协会(UARE)向《光伏》杂志透露,政府计划追溯实施FIT补贴削减。当时,政府提出所谓的“自愿”削减12.5%的FIT补贴。UARE称,如果无法证明这是可以接受的,则政府计划削减15-25%的太阳能补贴,尽管同时会将现有的FIT合同期限延长五年。

这一提议被否决了。

10月份,国有实体担保买家(Guaranteed Buyer,负责FIT支付的部门)仍能炫耀其100%的及时结算记录。然而,随着激励法案的增加,担保买家的财务状况迅速恶化,且支付记录到今年春天也没那么乐观了。

衰退

乌克兰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商Kness的首席执行官Sergii Shakalov说:“我们现在看到太阳能行业正在迅速衰退,该国电力市场陷入深度危机。在过去的3到4个月里,所产生的‘绿色’电力的支付金额(仅)为5-10%,这导致了一个事实,即发电厂的……业主无力支付光伏电站的维护和管理费用,更不用说还贷了。”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支付放缓的原因是政府希望获得一个谈判筹码来将行业带到谈判桌上,还是仅仅是因为担保买家的长期财务状况(新冠肺炎的爆发使之更加),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不管原因如何,支付中断的影响显而易见,行业代表签署了一项被Shakalov称为“金融恐怖主义”的协议。“我们公司认为政府提出的备忘录纯属歧视,”首席执行官补充道。 能源公司DTEK Renewables负责人Philipp Leckebusch将矛头指向了国家能源与公用事业监管委员会(NEURC),认为该机构的失职导致太阳能市场功能失衡,进而令担保买家陷入财务困境。Leckebusch认为,新冠肺炎(Covid-19)的爆发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困境。

缩减

4月和5月份,另一场危机正在酝酿之中。正如电网公司主管Kovalchuk一年前警告的那样,电网被证实无法应对太阳能并网(响应丰厚报酬的FIT水平)所带来的巨大容量。负责向太阳能项目业主补偿由此造成的缩减的政府部门正是垂死挣扎的担保买家。并且,虽然发电商索赔的权利毫无争议,但没有一套系统能够计算出维持电网稳定所浪费的能源量。

对于受在基辅提出的追溯性FIT削减法律草案影响最为严重的项目,已商定付款合同的持有者至少可以从目前正在建设的设施中得到一些安慰,后者将承受最大的痛苦。拟议的立法包括新太阳能项目投产的时间表及惩罚措施。例如,ETL集团的Kosoi称,该法律草案规定,未在截止日期8月1日前完成的项目将视为放弃已经降低的上网电价的60%左右。这意味着,那些承诺产生0.1502欧元/千瓦时回报的项目可能只会产生0.045欧元的银行存款。

Kness首席执行官Shakalov表示,根据议会正在审议的立法,项目投产时间将缩短,同时还将增加新的官僚主义壁垒。除此之外,执行官还透露,即使承诺的电网基础设施不能按时实现,最后期限仍将执行。Shakalov表示,这会带来巨大的腐败风险。

法律准备

ETL的Kosoi说道:“我们抱最好的希望,也做最坏的打算。我们拥有太阳能发电厂的公司以及完成了EPC的电厂业主正在准备集体(法律)索赔。”律师事务所也嗅到了机会,开始发布有关被政府明确称为“FIT重组”的追溯性上网电价削减计划的信息单。律师们指出,受影响的外国公司将有资格就任何减少的收入进行商业仲裁。

Shakalov说:“我们目前正在分析现有法案及其备选方案的文本,期待能与国际当局[一起]捍卫投资者的利益,因为有相当一部分投资都被吸引到了(太阳能领域),包括来自国际银行的投资。”

过去西班牙、意大利和捷克全都采取过追溯性FIT削减措施,并在大约50起仲裁案件后支付了一笔总额高达数亿欧元的集体账单。ETL的老板Kosoi表示,即便成功的法律索赔已经证实,他们仍然担心政府会宣布违约作为回应,或者选择延长任何补偿计划。

投资商

Kness的Shakalov认为:“国家应该保护那些相信国家而投入资金的投资者,并展开国家层面上的沟通,重点关注对绿色和清洁能源的需求,以及全球宣布的气候紧急状态。”

Kosoi认为,与FIT有关的尴尬局面不会阻止乌克兰的能源转型。他说道:“与政府不同,我们不会阻止绿色未来的发展。目前,我们已经实施了一些屋顶工程,我们也正在第聂伯罗地区完成一座2兆瓦发电厂的连接。ETL集团也是PPA(购电协议)前签署项目的EPC承包商,它仅在第聂伯罗地区的总容量就超过65兆瓦。去年年底,我们出售了两个准备建造的、[产能]超过15兆瓦的项目。目前其他公司都处于停顿状态,因为现在没有人愿意冒险为它们融资。我们也一样。”

乌克兰EPC项目参与者Helios Strategia也作出了积极的回应。

“尽管我们非常清楚追溯性削减FIT的后果,但我们仍对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市场的未来保持积极的态度。”首席营销官Vladyslav Shevchenko说道。“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必须迅速且坚决地改变由于不同原因造成的危机状况。现在,Helios Strategia Group很欣慰,因为我们至少有短期的解决方案和工作方向。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采用一种战略方法,坦率地说,我们确信必须在更加公平的基础上接受长期决策。”

负责任

DTEK的Leckebusch也曾试图在这一困局中息事宁人。“投资商和代表协会行事非常负责任,为解决市场面临的严重问题做出了贡献。”他告诉《光伏》杂志。“结果就是,在立法者通过修订版RES法之时,我们强烈希望签署的备忘录将成为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义务。到目前为止,在乌克兰进行的RES投资是该国为数不多的成功投资案例之一,现在当局有责任迅速稳定市场,并恢复RES未来发展的可持续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拟议的立法,针对太阳能FIT提出的大幅削减并不适用于风力发电。虽然在8月1日之后安装的太阳能项目将失去60%的FIT,但风电厂将获得97.5%的协议资金。

虽然乌克兰太阳能公司对追溯性FIT削减直言不讳,但到目前为止《光伏》杂志接触到的外国EPC和开发商都对这一问题保持沉默。

来源:www.pv-magazine.com